向日葵视频本地应用

暴雨淅淅沥沥。

雷光一道接一道的划过天空,巍峨长安在白昼与极夜之间来回,整个世界仿佛都只剩下了雷雨声和走在街上的两道人影。

青石街道上积蓄着两指深的雨水,前面一人身披蓑衣、头戴斗笠,无鞘铁剑持再手中,雨水连成细线顺着剑锋滑落在地上,水花尚未溅起便被大雨压了下去。

哒哒——

脚步声在雷雨之中微不可闻,豆大的雨珠击打在斗笠上,发出噼里啪啦的轻响。

后方的姑娘个儿不高,带着大斗笠蒙的严严实实,几乎被瓢泼的大雨压的矮了一截,跟在男子背后,紧紧拉着蓑衣避免雨水洒进来,小声道:

“许公子,我们这是去那儿呀?”

“江湖。”

许不令提着剑不紧不慢行走,平淡的回了一句。

祝满枝有些莫名其妙,想了想,伸出手摸了摸许不令蓑衣下的手:

“……没发烧呀……难不成雨太大,脑子进水了……”

“……”

活力四射棒球帽少女运动场上美拍图片

许不令有些无趣,偏过头来:“我是去办事,你跟着做什么?”

祝满枝嘻嘻笑了下,反正就是凑在跟前不走:“说好的一起闯荡江湖,我……我逃跑很厉害的,待会公子办事,我就站在远远的地方,见势不妙就跑。”

“我要是被堵住,打不过咋办?”

“我带着传讯烟火,见势不妙就放烟花,一般贼人就被吓跑了。”

许不令脚步一顿,抬手塞进祝满枝怀里摸了摸。

“呀——”

祝满枝连忙躲闪,却被搂着肩膀,只能扭来扭去的道:

“手湿的,好冰呀~”

许不令在暖暖的身子上摸了下,把藏在腰上的传讯烟火拿出来丢在了一边,轻声道:

“我去找你家张大人麻烦,你放个烟火把狼招来,我不死也死了。”

“嗯?”

祝满枝一愣,有些疑惑:“找张大人做甚?他惹你了?”

许不令摇了摇头:“老剑圣祝绸山死在狼卫高手合围之下,我帮你打张翔一顿出气。”

“?”

祝满枝眨了眨眼睛,仔细想了下:“原来公子是为了我呀……其实……其实不用的,我从来没去过幽州,以前的事儿听起来就和故事一样……而且张大人也冤,狼卫听命行事,我也是狼卫最是了解,朝廷让杀的人,那些江湖贼子不敢去找朝廷的麻烦,各个对我们狼卫恨之入骨……”

许不令自然晓得这个道理,轻声道:“所以才是打一顿出气。十年前老剑圣可能死在锁龙蛊之下,我还得去问清楚当时的情况,顺便罢了。”

祝满枝恍然,点了点头:“那公子是帮我出气,顺便问消息,还是问消息的时候,顺便帮我出气?”

许不令淡然一笑:“你猜?”

祝满枝耸了耸鼻子,轻轻在许不令的肩膀上撞了下:“都一样……今天好像是张大人孙子的满月酒,府上肯定有高手,公子当心些……”

许不令从老萧那里知道这个消息,不过具体情况并不清楚,当下问道:

“有多少人,高到什么地步?”

祝满枝想了想:“张大人平时少言寡语朋友不多,应该就是衙门里的几个人。”

许不令点了点头,没有再多说。

两个人走到张翔府邸的附近,许不令便轻吹了声口哨。

街边上,老七从暗处出现,抬手丢出一个东西给许不令,然后站在旁边等候吩咐。

祝满枝见身边忽然冒出来个人吓了一跳,连忙从许不令身边分开了些。

“护着满枝。”

“诺!”

老七微微颔首,便跟在了祝满枝身边。

许不令抬了抬手,让他们俩离远了些,从怀里掏出能刺激舌头喉咙让说话声变得沙哑的药丸含在嘴里,来到了张翔府邸外的巷子口。

暴雨如注,巷子里空旷无人,只在尽头的大门上挂着两个随风雨摇曳的灯笼,几乎看不清青石路面。

许不令闭上眼睛,耳根微动在雷雨声中聆听了下,又睁开双眼,袖子里滑出一排铜钱,抬步走进了巷子。

祝满枝远远跟在后面,作为狼卫自然晓得张翔府邸外有多少眼线,有些着急又不敢开口提醒,本想和老七说一声,却忽然听到一声破风轻响。

飒——

铜钱划破雨幕,激射到了巷子左右的房檐、屋顶等阴暗处。

本来空无一人的巷子,忽然就传来‘扑通’人倒地的声音,几个黑影从房檐下摔了下来,手中雪亮刀锋在雷光下闪过寒芒,落在地上发出脆响,却又被雨声遮掩。

飒飒飒——

十二枚铜钱轻轻抛弃,屈指轻弹之下,前后几乎同一时间激射而出。

随着十二道倒地的声音过后,巷子再次平静下来,只是地上多了些横七竖八躺着的狼卫。

祝满枝长大嘴巴,如同见了神仙般,愣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。

老七眼中倒是带着几分傲意,还有心思开口说了句话:

“小王爷十六岁以一挡千,现在十九,起码能一挡四百,这几个算什么。”

“可是……可是锁龙蛊……”

老七没有说话,祝满枝也只得再次把目光投向巷子里。

府邸外迎客的管家和家丁,听见声音正在眯眼打量黑洞洞的巷子,几枚铜钱骤然飞来,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。

许不令提着剑缓步走到大门口,旁若无人的进入的府上。

张翔家眷多在后宅,张庭豹则住在隔壁的府上,外宅的人并不多,几个端茶倒水的丫鬟家丁无一例外被放翻了过去。

许不令按照住宅的布局,来到了张府的客厅外,知道里面有客人,却也没在意那么多,直接便走进了灯火通明的客厅,抬眼瞧去……

张翔、司徒岳明、陈道平、九节娘娘、张不斜、唐九……

“!!!”

许不令微微眯眼,停在了门口。

回去得把老萧的《春宫玉树图》撕了,这打探的是什么鬼情报……

祝满枝和老七偷偷摸摸跟在后面,趴在一间高楼的屋脊上,探出脑袋,瞧见客厅里面的场景后,都是倒抽了口凉气。

“要不……要不我们跑吧……许公子跑得快……”

“嘘……”